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湖南民生在线-湖南在线民生频道-湖南民生在线新闻网-湖南民生新闻网-湖南民生在线网-湖南民生频道

当前位置: > 社 会 >

广东捣毁一卖淫窝点!失足女分三个档次,一晚上接待60名嫖客

时间:2020-11-12 21:11来源:北美崔哥之江湖 责任编辑:刘艳 

  目前我国正处在扫黄打非的关键阶段,卖淫嫖娼是被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一旦触碰必被重罚。卖淫嫖娼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生产秩序,危害了社会治安,而且会传播社会和对个人的危害都是极大的。赚钱的方式有很多,但是通过试探法律底线、伤害自己的身体去赚钱,是绝对不可取的。

  嫖娼行为更是会对自己、对家庭造成很大影响,甚至会毁灭一个家庭。

  11月7日,众多媒体都在关注广东湛江人民检察院的一则通报。该通报的内容为杨某涉嫌卖淫的起诉书。杨某今年35岁,自幼在湖北省的一个偏远小山村里长大,因涉嫌卖淫嫖娼被广东省湛江警方抓获。

  据了解,杨某组织了一个卖淫团伙来牟利。该卖淫团伙由10名女子组成,这些卖淫女都是外地来的“打工妹”,因为好吃懒做仗着自己年轻做起了出卖身体的生意。该团伙为前来嫖娼的男子提供了一条龙的服务。每次服务时间两到三个小时。

  

  这些失足女大多是被从附近工地上招上来的,在上岗之前都要经过“系统化”的培训,培训合格才可以“上岗营业”,而没有达到杨某要求的人,则会被刷下来。

  “上岗后”的卖淫女们分工明确,甚至还有很明确的档次划分。她们按照外貌和“业务能力”分为高中低三个档次,高档的失足女服务一次嫖娼男子可获得950元,中档可获得850元,低档的每次获得750元。档次越高,失足女们拿到的提成就越高。

  

  根据其中一名失足女交代,她们每天的工作时间约12个小时,每天从中午12点30营业到凌晨,每天能接到20-60名嫖娼男子,最高一晚上能挣到50万元,最低也能挣到5万元左右。

  警方称,该卖淫团伙有着极强的反侦查意识,平时行事小心谨慎,为了躲避警方会经常换地方“营业”。另外,团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招嫖途径和客源,她们会经常诱惑嫖娼男子前来消费。并且嫖客到来之后,还可以自己挑选中意的女子进行非法性交易。

  本案的犯罪嫌疑人杨某每次能在嫖客身上赚到200元左右,仅需一周就能挣到4000元,杨某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并且严重危害社会,行为十分恶劣。等待他的将会是法律的判决。

  而对于失足女而言,依靠性别优势、身体优势是可以短暂地挣快钱,但是在担惊受怕、道德谴责下挣来的钱终归花着不光彩。通过自己双手努力合法挣来的钱,才能够花得有尊严,有底气。

  相关阅读:

  被毒品控制,每晚服务18次……她的故事我不敢看!

01

  今天,我被一个新闻深深震撼了。

  安徽一位普通农民,在过去8年的时间里寻回了一百多位走失者。  

  图片来源:网络

  他就是49岁的“寻亲志愿者”章正应。

  大概每个人在网上冲浪时都曾见到过“寻亲”内容的网页。

  此前我以为,就像自己一样,没有人会对这样一个突然冒出来、真假难辨的消息感兴趣。

  然而现在我发现自己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真的有人整天盯着它们,并从中寻找每一丝可能性。

  章正应就是这样的人。

  他加入志愿者的原因很简单。

  章正应的儿子在小时候曾经因为考试考差了而离家出走,虽然最终找回了儿子,但与亲人分别时的痛苦却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

  从那之后,他便利用自己的空余时间,不断从网上公布的寻亲消息中采集信息、帮忙传播。

  各种各样的寻亲互助群塞满了他的社交账号。

  坚持不懈的努力最终有了回报,多达百位走失者通过章正应见到了亲人。

  找回亲人的家庭无不对他感恩戴德,有的送锦旗,有的还想给他报酬。

  但是,对于那些提出给钱的人,章正应都一一拒绝了,他说:

  “给钱不要,收了就不是志愿者了。”  

  古人云:君子生财,取之有道。

  助人寻亲是恩重如山之举,收取报酬乃是人之常情。

  如他这般无私的做法,着实珍贵。

  这个朴实的汉子,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

  八年时间,一百多个走失者。

  乍一看,这个数目并不起眼。

  然而它不仅仅是一个数字那么简单。

  它意味着有100多位深陷身世之谜的人能够在有生之年见到家人,更意味着一百多个曾经破碎的家庭阖家团圆。

  其中的重量,细想便能体会。

 02

 记得央视有一档特别感人的公益节目,叫《等着我》。

  它旨在帮助那些与至亲、挚友分离的人重逢。

  他们之中,有苦苦寻找了30年儿子的盲人母亲;

  有孩子走失、父母自杀,为了找回弟弟不惜开棺提取DNA的姐姐;

  有因车祸轧断双腿被遗弃,自懂事之日就开始寻找双亲的小男孩;

  还有阔别42年,最终在荧幕上相见的唐山大地震救援队战友......

  每一期节目的背后,都是一个让人震撼的故事。

  然而就算这档节目动用了几乎全社会的力量,很多人的求助也终究未能如愿以偿。

  每年走失的亲人无数,但真正能“破镜重圆”的究竟有几何?

  又有多少人穷尽一生的时间,只为找到自己身世的答案?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寻找失败的人,看着那空空如也的舞台时的眼神。

  复杂、凄楚而绝望。

  他们用几年、几十年的时间来编织这场团圆梦,最终换来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骨肉分离的痛,没有人希望遇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章正应的举动才显得如此重要。

  当然,在感动、敬佩之余,我们同样需要刨根问底的精神:

  那一场场悲剧的源头到底在哪里?

  无论是章正应还是《等着我》,很多走失案例都有同一个特征:他们是被拐卖的。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家”一直都是重要的元素。

  自古以来,“血浓于水”就是中国人的共识。

  血缘亲情,一直都是中国社会文明里最重要的关系纽带。

  如果不是因为形形色色的“意外”,有谁愿意分离?

  近些年来,打击人口贩卖的决心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高效,但人口贩卖这条利润巨大的黑色产业链并没有完全销声匿迹。

  而人口贩卖带来的伤痛,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

  最近几年影响力极大的“梅姨案”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至今,“梅姨”是否有其人,又具体作了多少孽,都是巨大的谜团。

 03有人说,人口贩卖是人类文明的毒瘤。

  它自文明诞生之初就已存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延续至今。

  曾经,被铐上枷锁的古罗马奴隶被奴隶主像狗一样贩卖;

  曾经,罪恶的“三角贸易”沾满了黑人的鲜血;

  而现在,这场充满血腥的狂欢仍未停止,它就在社会的隐秘角落里,甚至就隐藏在你我身边。

  记得小时候不听话时,和很多孩子一样经常被大人用“人贩子”恐吓。

  抛开这种教育方式的好坏不提,光是“人贩子”的恐吓作用,便可知人口贩卖的猖獗。

  同时,受害者不仅仅局限于儿童,还包括妇女。

  有部很著名的国产电影叫做《盲山》。

  它讲述了一位女大学生被诱骗拐卖到山里,被迫嫁给山民的故事。

  她一次次想要逃离,却被“夫家”一次次捉回,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不断的失败、无尽的折磨之中,她终于陷入了疯狂。

  整个影片的氛围,压抑而又绝望。

  更可怕的是,这个故事是根据真实的事件改编的!

  《盲山》中女主角白春梅的原型,是一位被卖到大山里15年的四川姑娘。

  她被村民用几千块钱的价格买来,当了一对兄弟“共同的老婆”。

  等到被解救出来时,她已经因折磨与毒打而痴呆。

  

  一个花季少女的人生,就这样被硬生生毁灭,落得个生不如死的结局。

  人口贩卖之恶,实在是罄竹难书。

  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进步,随着技术的不断革新,密布于全国各地的“天网”已经阻断了绝大多数人口贩卖的途径。

  “梅姨们”的生存空间正在变得越来越小。

  2017年,新华网报道了我国打击拐卖人口犯罪的成果,在2016-2017年发布的失踪儿童信息中,仅有43人未能找回,找回率高达96.47%。

  但变小,并不代表绝迹。

  即便有天罗地网,在监控的眼皮底下也会发生案件。

  今年八月,云南丽江就有群众报案,称自己的小孩“被一位陌生的红衣女子抱走”。

  

  仅仅45个小时过后,民警就在大山之中找到了孩子,并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

  面对着平安回归的孩子,他的父亲感激涕零,几度抹泪致谢。

  人人担心“人贩子”的时代,正在成为历史。

  然而,如果我们放眼全世界就能发现,人口贩卖问题依然严峻,每年全球的失踪人口都有数百万之多。

  尤其是在欠发达地区,人口贩卖就更为猖獗。

  近几年在某些地方火热的“越南新娘”,就涉及到诈骗与人口贩卖。

  

  这其中包含着怎样的血泪与伤痛,我们无从得知。

  就算是欧洲的部分发达国家,也很难避免人口贩卖的阴影。

  如卖淫合法化的荷兰,很多性工作者就是被诱骗拐卖的性奴。

  

  她们流落异国他乡,被控制、被虐待,甚至被杀害。

  一位被解救出来的英国女孩Sarah Forsyth向公众回忆了自己不堪回首的经历:

  因“高薪工作”被诱骗,每天被逼服侍18位顾客,被罪犯用毒品控制.......

  她的过去,让人毛骨悚然。

  而像她这样被拐卖而来的性工作者,在荷兰还有数千人。

  我们的世界或许一片光明,但只要有一丝光照不到的地方,就会有黑暗肆虐。

  抵制人口贩卖,我们人人有责。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