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湖南民生在线-湖南在线民生频道-湖南民生在线新闻网-湖南民生新闻网-湖南民生在线网-湖南民生频道

当前位置: > 维 权 >

布病事件背后的秘密:审计单位与中牧股份判断或有分歧

时间:2020-09-21 08:44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刘艳

  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黄嘉祥 发自上海、兰州

  中牧股份(600195.SH)旗下兰州生物药厂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导致排放的废气中含有菌体,造成兰州兽研所发生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下称“布病事件”)。此事发生于2019年7月至8月间,近期因媒体报道,重回公众视线。

  兰州市卫健委2020年9月15日通报,截至9月14日,已有3245人复核确认为布鲁氏菌抗体阳性。而据2019年底通报数据,这一数字为203人。相关部门将在第二次复检和健康评估工作全面结束后,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标准,协调、督促兰州生物药厂积极开展补偿赔偿工作。据通告披露,补偿赔偿工作将于10月份分批次开展。

  尽管可能需要承担赔偿损失,但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中牧股份并未就该事件计提预计负债。另一方面,中牧股份审计单位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中审众环会计事务所“)则在审计报告中将该事件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并指出:该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实际处理结果存在不确定性,可能与中牧股份公司管理层的判断存在差异。

  多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资深会计师分析称,中审众环会计事务所与中牧股份管理层或在对事件引发的损失金额大小、严重程度等预估时,存在重大分歧。

  对外界的这一分析,中牧股份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9月20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解释,中牧股份管理层与审计单位并不存在分歧,“因为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确定到底有多少人(感染),需要多少金额的赔偿,所以(审计)肯定要说这个不确定”。

  未计提预计负债

  中牧股份主要从事畜禽用疫苗、诊断液、兽药等动物保健品,以及饲料原料、饲料添加剂、预混合饲料等动物营养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中牧股份还是我国高致病性禽流感、口蹄疫等重大动物疫病疫苗定点生产企业。兰州生物药厂为中牧股份的生产基地之一。

  据2019年年报,布病事件发生前,中牧股份所销售的猪丹毒活疫苗(G4T10株),猪瘟耐热保护剂活疫苗(细胞源),猪多杀性巴氏杆菌病灭活疫苗(C44-1株),牛多杀性巴氏杆菌病灭活疫苗,山羊痘活疫苗,等多种畜用疫苗均在兰州生物药厂生产。

  公告显示,2018年,兰州生物药厂的布病疫苗产品销量为7067万头份,实现营业收入724.19万元,占2018年公司营收的0.16%。2019年1月至9月,兰州生物药厂累计销售布病疫苗产品6127万头份,实现营收742.98万元,占中牧股份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的0.25%。事发后,该厂的布病疫苗生产许可被相关部门撤销,包括猪丹毒活疫苗(G4T10株)在内的等7个兽药产品批准文号被注销。

  调查布病事件的专家组认为,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期间,该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致使生产发酵罐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发酵液的废气形成了含菌气溶胶。生产时段该区域主风向为东南风,兰州兽研所处在下风向,人体吸入或粘膜接触产生抗体阳性,从而引发布病事件。

  “从通报的情况可以看出,该事件根源是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本质上应属企业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导致的责任事故。这起事件造成了人体吸入或黏膜接触产生抗体阳性和生产车间停产。因此,该事件应该会产生相应的检测费用和停产损失,还有可能产生一定的赔偿损失。”9月19日,财税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关于赔偿的相关损失,中牧股份并未在2019年年报中计提预计负债。

  上海一名资深审计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要承担的赔偿损失,应当在该年度报告的预计负债项目中体现。“大概要赔多少,应该是要和律师一起商议的,数字需要给出来,要体现谨慎原则,起码这个事情要体现出来。”不过,他也指出,是否需要计提预计负债,需要看金额和性质,“如金额很小,就算不计提预计负债也不会出保留(意见);如很有可能胜诉,也不需要计提预计负债。”

  上述资深审计师补充道:“计提预计负债应非常谨慎,要非常确定的情况下才会计提。”刘志耕则指出,该案的症结在于当时无法预估赔偿金额,导致无法恰当地计提预计负债。

  前述中牧股份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当时相关结果和数据还没出来,所以在2019年财报中并未进行计提预计负债。

  在刘志耕看来,社会已公知事态的严重和影响程度,注册会计师审计2019年度中牧股份年报时,即使无法恰当计提预计负债,也可考虑出具保留意见,“而不应该以关键审计事项的形式代替保留意见进行披露”。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名审计师处了解到,审计单位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是非常困难的。

  “难过被审计单位这一关。”刘志耕补充道,“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对被审计单位的影响非常大,交易所、证监会会重点关注。”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多名会计师,对中审众环会计事务所在布病事件中处置方式表示理解。“会计师只能是根据证据做账,但是有时候,证据可能就是显示不要确认这个预计负债。”前述资深审计师称。

  判断差异如何产生?

  中牧股份在2019年年报附注中,对该事项做了说明,内容包括事发原因以及多款畜用疫苗生产许可被撤销,多个兽药产品批准文号被注销的情况。公司表示,正在就本事件的后续事宜与政府部门和相关人员进行沟通协商,尚未有进一步处理结果。

  中审众环会计事务所将该布病事件及其影响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该审计报告的签署日期为2020年4月17日。中审众环会计事务所在年报中解释称,做出该识别行为,是其根据职业判断,认为对本期财务报表审计最为重要的事项。刘志耕从审计实务的角度指出,该事项应是中审众环从审计项目组与中牧股份治理层已经沟通过的事项中选取。

  中审众环会计事务所在事项描述中指出:该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实际处理结果存在不确定性,可能与中牧股份公司管理层的判断存在差异。

  “中审众环可能是因该差异无法协调,不得已才将该事件及其影响确定为关键审计事项。审计单位与中牧股份管理层或在对损失金额大小、事件严重程度等预估时,存在重大分歧。”刘志耕说。

  “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感染者)推迟到今年7月份才开始复检确认。而造成(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不一定是这个(兰州生物药厂泄露)原因,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所以卫健委要进行分类确认,而且卫健委(复核确认的数据)是直接从卫生系统报上去的,没有经过公司。”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中牧股份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所以在披露年报之前,我们是不知道的,相关的数据也是9月14号才看到的。”

  在将布病事件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的同时,中审众环会计事务所亦在中牧股份2019年年报中做出了审计应对,表示将根据该事件的进展情况、监管机构相关检查及处理结果等,复核该偶发事件的披露是否充分、恰当。

  对此,刘志耕分析称:“中审众环的这些应对实际上是对该事件事实情况的调查、事态的进展、社会的反映、律师的意见、监管层的态度以及中牧股份自身对该事件作出的反映的相关信息披露。”

  “在这些应对中,没有能看到中审众环对该事项可能造成的重大损失和影响及可能形成重大错报风险的应对,很明显,这样做出审计应对,有回避该事项可能造成重大损失和影响,可能形成重大错报风险的嫌疑。”刘志耕说。上述中牧股份高管则坚称,“我们不可能、也没必要回避,这是公开的事情”。

  该事件或将继续成为2020关键年审计事项。“这需要进一步评估审计风险,确认该事件到底会产生多大的经济损失,如赔偿金额大小等。”9月18日,山西彤祥会计师事务所项目经理孙伟伟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前述中牧股份高管表示,“该事件对2020年公司财务审计的影响肯定会有,但具体多大不得而知。具体的赔偿标准还没出来,只有等标准出来后,我们才能测算赔偿金额,才能判断对公司资金方面的影响。”

  “目前来看,可能带来的重大不确定事项仍需取决于事态发展情况以及监管层的决定,比如是否存在公司管理层隐瞒事件严重性。如监管层在年内没有做出最终决定,那么可能会影响年报审计的结论。”孙伟伟补充道。

  时代周报记者章遇对本文亦有贡献

  此前新闻

  兰州布病事件3千多名感染者:无药可吃 等不到结果

  "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剧烈的腰疼、冒汗、困乏、身体肿大,先后做过3次血清检测,感染数值是当时检查结果中最高的:1:400++++。"来自甘肃省兰州市的李晓(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兰州市城关区盐场北路,兰州生物药厂泄漏。一年过去了,一种叫布鲁氏菌病的传染病阴影,至今仍笼罩着这里居民的生活。

  就在300多天前的2019年11月28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先后报告有4名学生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自此,根据兰州市卫健委发布通报,兰州市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发生后,截止2020年9月14日的300多天的时间里,确认阳性的从4人增长到3245人。

  莫名感染

  2019年10月,李晓在兰州生物药厂对面的天添幸福港小区购置的新房装修完毕,他和家人便搬来了这里,在此之前,因为装修,他每周都要过来房子里居住一次,而这也成为他感染布鲁氏菌的主要原因。

  2019年12月26日,国家、省市专家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认定: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致使生产发酵罐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发酵液的废气形成含菌气溶胶,生产时段该区域主风向为东南风,兰州兽研所处在中牧兰州生物药厂的下风向,人体吸入或粘膜接触产生抗体阳性,造成兰州兽研所发生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

  "我们小区位于兰州生物药厂的正南方,家的次卧和客厅窗户外边就是药厂,小区与药厂仅一墙之隔,距离只有15-20米。"李晓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官方说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是被感染的时间,我那个时候基本上每周才来一次,而这附近还有很多常驻的居民,平时的人流量非常大。

  "去年11月开始,我的腰椎开始酸胀疼痛,困乏,当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生活在甘肃兰州的李晓今年不到40岁,以前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他告诉健康时报记者,"2019年12月低,我所在的小区以及周边的社区全部发布了'自愿检查布鲁氏菌'的通知才知道附近发生了布病感染的事件,但是当时并没有太在意。"

  李晓说,"直到2020年1月份,我的症状愈演愈烈,才带着家人一起去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当时就被诊断为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并且感染数值是当时检查结果中最高的:1:400(++++)。"

  兰州生物药厂是中国最为悠久的兽用疫苗生产厂之一,调查通报称,此次药厂持续近一个月的操作失误导致的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是"短时间内出现的一次暴露"。

  根据我国《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布鲁菌病为乙类传染病。由于自己感染的疾病属于传染病。从检查结果出来后,李晓也十分害怕跟家人有亲密的接触。

  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布鲁氏菌病诊断》中指出,布鲁氏菌病简称"布病",布鲁氏菌病是由布鲁氏菌属的细菌侵入机体,引起的人兽共患的传染-变态反应性疾病。布鲁氏菌病往往先在家畜或野生动物中传播,随后波及人类,是人畜共患的传染病。疫畜是布鲁氏菌病的主要传染源,我国大部分地区以羊作为主要传染源,有些地方牛是传染源,南方个别 省份的猪可作为传染源。鹿和犬等经济动物也可成为传染源。

  冯阳(化名)家住距离兰州生物药厂只有500多米距离的上川嘉园,年仅20多岁的他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2020年初,我们周围很多邻居都在传要去做布鲁氏菌检查,虽然我当时没有症状,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布病窗口进行了检查。"

  "检查结果竟然显示阳性1:200(++++),看到结果的那一瞬间自己有点懵了,真的很生气。"冯阳说,除了自己,妈妈和哥哥的检查结果也均为阳性,但他们的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没有进一步进行治疗,只能等待后期的复查。

  无药可吃

  事件发生后的2020年1月14日,甘肃省卫健委官网透露,兰州生物药厂布病疫苗生产车间已于2019年12月7日关停,布病疫苗生产许可已于2020年1月13日被撤销。兰州生物药厂上级主管单位中牧集团沟通确认已启动兰州生物药厂所有疫苗车间搬迁工作,在年内完成出城入园,并"协调其上级主管部门启动问责追责工作"

  然而,已感染的患者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仍被病痛折磨,却始终无法确认自己有没有得病、该不该治疗,以及未来怎么办。

  "检查结果出来以后,我就强烈要求住院,当时我是医院第二位住院的病人。"李晓说,但是即使我住院了,我依然没有被确诊为布病,只是有一个"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的检查结果。李晓说,"当时我们收到的通知是,有症状的人可以自愿入院治疗,检查和治疗费用在1千元以内,可以免费治疗。"

  李晓在医院的治疗持续了一周的时间,"在住院期间,我只简单的接受了庆大霉素的注射以及口服多西环素两种治疗方式。出院时,我进行了一个肝功能的检查,转氨酶严重升高,医生说和服用多西环素有关,我就停止用药了。"

  李晓告诉记者,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在家里,没有再接受任何的治疗。从医院回家后,他开始不断的盗汗、困乏、身体部分位置肿大也越来越明显,这一系列的症状都让李晓越来越恐慌。

  "我的衣服一直都是湿的,还一直困,一直想睡觉。"李晓告诉记者,"我因为相对年轻一些,症状还不算严重的,我加了一个群,里边有好多年龄大的人症状都非常严重"。

  

  现在从李晓家里看到的兰州生物药厂,受访者供图。

  李晓所说的群是一个由附近社区感染布鲁氏菌的居民自发建立的,在早期,里边会有很多病友在里边诉说自己的病情:"我现在浑身疼,右手小拇指也肿的胖胖的,吃了半年药一直都是这样,而且由于吃药,我的胃和肚子一直都在难受,小便也是红色的,不敢再吃药了。"

  "我的腿现在好一点了,但是腰和胯部昨天晚上疼的厉害,肋骨也像要断掉一样一直疼,吃药这么久了,也没有好转。"……

  李晓告诉记者,"这个群有400多人,但是每家只有一个人在群里,好多都是一家人感染的,人数可想而知,据我了解,我们小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被感染的患者。"

  "到今年年中的时候,我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后,就自己去找了一个中医看,医生告诉我,我已经有严重的心率不齐等症状,"李晓说,看完中医后,吃了半个月的中药,症状有一些缓解,但并没有实际的改变。

  冯阳也告诉记者,"从一月份确诊至今,有的时候也感觉自己膝盖疼,容易胡思乱想,但是可能是由于年纪较小,并没有其他明显的症状,但是心理上有很多担忧,有一种很无力很无助的感觉。"

  而冯阳的第二次检查一直等到了2020年7月,"检查完后就跟我们说等电话通知,但是一直也没有结果,也没有像其它检查结果一样的书面或者电子版的自行查询渠道。"冯阳无奈的说。

  与冯阳不同的是,从今年1月份被确诊到现在,李晓一共做了4次检查,"前三次都是自愿检查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在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均为阳性,每一次检查结果都是阳性1:400(++++),第三次去甘肃省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为阳性1:200(++)。"

  "第四次检查是今年7月份做的,但是直到现在我没有收到任何结果。"李晓也表示,我们很多人打电话过去询问结果,他们都只说,检查结果已上报相关部门,不对外做任何公布。

  等待结果

  "从检查出阳性之后,我们就根据社区要求进行了建档,从那之后,每个月都有工作人员定期进行电话随访,但是每次打电话过来就问问病情,从来没有说过具体怎么办。"李晓说,我们一直在等待有人来给我们解决问题,并不是简单的随访就可以,我们需要的是治疗和赔偿。

  这期间,李晓和好多被诊断为阳性的病人一起进行了多次反映,"但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一直被推来推去,更没有人告诉我们具体要如何治疗。短短一年的时间,我们有大量的人从感染转成了慢性病。"李晓无奈的说。

  该如何治疗?为什么症状从来得不到缓解?一年来,李晓反复询问此类问题,李晓得到的回复都是,"我们这边不治疗,只检查。"

  "布鲁菌病治疗的原则是早期、联合、足量和足够的疗程。早期治疗是发现后尽快治疗,联合治疗是指往往需要至少两种抗生素,例如常用的多西环素联合利福平,或者多西环素联合庆大霉素、多西环素联合链霉素等,足量和足疗程是指药物剂量足够,疗程也要足够,不要自行停药。"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副主任医师李侗曾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李侗曾介绍,在急性期开始治疗的患者需要完成六周的疗程,慢性期患者可能需要2到3个六周的疗程,如果布鲁菌病导致脊柱炎、骶髂关节炎、有脓肿,则可能需要外科手术治疗,同时采用三种抗生素联合治疗,例如多西环素、链霉素和利福平,疗程则需要3个月甚至更长一些。

  在兰州市卫健委9月15日发布的官方通报中表示,下一步,我们将抓好善后处置各项工作的落实,广泛做好科普宣传有针对性地开展布鲁氏菌抗体阳性科普宣传和答疑解惑工作,彻底消除群众思想顾虑和疑虑;科学组织复检评估,评估结果第一时间反馈当事人。依法依规补偿赔偿。补偿赔偿工作于10月份分批次开展。

  李晓和冯阳说,"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收到我们7月份的检查结果,为什么不能跟我们说清楚我的感染到底怎么样了?是需要治疗还是需要观察?接下来是否需要相关进一步检查?"这就是他们现在目前唯一的诉求。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