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湖南民生在线-湖南在线民生频道-湖南民生在线新闻网-湖南民生新闻网-湖南民生在线网-湖南民生频道

当前位置: > 监 督 >

吉林辽源:房屋被毁,误拆还是强拆?

时间:2018-05-15 15:31来源:法律与生活网 责任编辑:叶子
 法律与生活记者/张翼羽

  在吉林省辽源市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开发区)兴国村住了近30年的八十岁栾景全和老伴一年多来,始终想不明白:“我们赖以生存的房屋怎么就被‘误拆’了呢?到底谁应该为此事承担责任?我们的权益如何得到保障?”

  房屋没了

  栾景全,在兴国村二组有一套自己的产权住房。他表示,自己的房屋占地面积4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260多平方米。他与老伴自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这里制酒、酿醋及加工饮料,证照齐全。然而,2017年5月1日深夜的一场灾祸凭空而降,一夜之间,他赖以生存的小企业被夷为平地。

\
未被拆除之前的栾景全的房屋

\
栾景全指着自己被拆掉的房屋向记者诉说

  据栾景全回忆:“在2017年4月21日,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找到我们一家人,简单询问我们对拆迁的诉求,我们回答说希望政府能提供等面积土地,继续生产经营。23日下午3时,该工作人员再次来电话,让我们马上到拆迁办来一趟,当时由于我正在女儿家护理做完心脏支架手术不久的老伴儿,家人也都无力前往,就回复说,现在走不开,周一再过去。该工作人员说领导都来了。随即,在当天下午4时左右,开发区管委会领导会同开发区民警,砸开我家大门,十多人破门而入,进行‘评估’。而后,把我家大门换了一把新锁,导致我多日有家不能回。在多次去开发区管委会和公安局索要大门钥匙未果后,我的房屋在5月1日深夜,遭到暴力拆除。”

  事后,目睹全过程的邻居告诉栾景全房屋被拆除当晚的情况:5月1日深夜,吉林省东北袜业纺织工业园(以下简称袜业园)组织40余名袜业园保安,分三批,分别把守栾景全家门前东西两侧路口和中间。先安排人架梯子把栾景全家电给掐掉,然后用挖掘机把栾景全家暴力推倒。瞬间,栾景全的房产成为废墟,事后袜业园人员和挖掘机从袜业园后大门返回厂区,并说“快点!快点!各回各位”。

  情况说明

  看到房屋被拆,气愤的栾景全去开发区管委会询问自家房屋被强拆的事情,据其回忆,开发区管委会领导给出三种说法:1.对此事不知情,让他去找公安局;2.是开发商袜业园误拆,是民事纠纷,让他找开发商;3.他要是不追究袜业园的赔偿责任,管委会可以考虑评估征收。

  随后,栾景全的女儿栾云向辽源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分局(以下简称开发区公安分局)报案。2017年5月30日,开发区公安分局向栾云发送了“2017年5月2日,栾景全家房屋被毁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和情况说明:“……栾云到我局报警称其父亲栾景全所有的一处房屋被推倒。接警后,我局即开展调查工作并对现场进行了勘验。经调查,被推倒房屋地点系我市东北袜业园(系袜业园)区二期拆迁、施工现场,5月1日晚时许袜业园区现场施工负责人指派夜班挖掘司机清理施工现场并将一处工棚推倒(系袜业园区所有),司机在施工时误将紧邻工棚的栾景全的房屋推倒,后被现场施工负责人发现并制止。经查现场施工负责人和施工司机无毁坏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未涉嫌刑事犯罪。我局已告知东北袜业园区及相关责任人对栾景全房屋被毁坏一事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对此,栾云显然无法接受,她表示:“明明是袜业园的故意行为,怎么能是误拆呢,这种说法根本就不能成立。”于是,她向开发区公安分局申请复议。2017年8月18日,开发区公安分局作出了维持原决定的复议决定书。

  问题该如何解决?

  2017年9月12日,本刊记者赶赴开发区实地采访。在辽源市委宣传部办公室,记者采访到了开发区的工作人员,他表示:我们通过各方面了解,栾景全的涉事房屋,主房大约是48平方米,无照房是200多平方米。5月1日,是节假日。5月2日,我们得到消息是他的房子被袜业园扒了,我们很震惊,我第一时间向主管副主任说了此事。栾云也去了。我们副主任告诉栾云,这个情况我们不了解,我们支持你们走法律途径维权。我们也联系了袜业园,袜业园回复说工人在拆靠近栾景全家房屋的工棚时,误拆了栾景全的房屋。我们区领导也找了袜业园的负责人说,你们无论如何必须妥善处理此事。但是,我们多次找栾云谈话,可栾景全一家一直没有提补偿标准,没有说明诉求。在误拆之前,我也跟栾云一家说过征收标准,她就是不太配合,始终不说诉求。

  至于栾景全反映的开发区管委会领导和公安局砸坏其大门的问题,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此前,栾景全家的房子已经两三年没人住了。这个项目的进度要求比较紧,我了解的情况是,(有关部门)找栾景全一家开门以进行评估,他们始终不来。但是,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根据栾景全家的情况,我们开发区也开过一个协调会,就是想通过工商、税务查一下栾景全家的经营情况,对此,我们就可以做一个补偿。当时查的是个体工商户,地税查,没有她的税务报表。工商许可证从10年以后就一直没有年检。这些调查都是在栾景全家房子被误扒以后进行的。我们也表明了,不管现在如何,我们会按照栾景全家房屋没有被误扒的情况去补偿,袜业园方面,我们也能帮着去协调。

  对此,本刊记者来到开发区公安局了解情况,得到的回复是:辽源市公安局有要求,必须统一到辽源市公安局宣传处(协调)。在辽源市公安局,其工作人员表示:和领导沟通了,和辽源市委宣传统一答复你,辽源市委宣传部统一协调此事。

  2017年9月15日,辽源市委宣传部向本刊发送了《关于协助妥善报道辽源市拆迁上访户栾景全有关情况的函》称:“……我部对此采访高度重视,专门联系了辽源经济开发区介绍情况……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宣部要求各地宣传部门严格把握舆论导向,妥善平抑负面报道,希望得到贵社的理解和支持。”

  目前,此事件过去一年了,栾景全表示,他们多次到政府部门反映此事,但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本刊将继续关注。

  律师观点

  此次事件也引起了不少法律人士的关注。北京邦道律师事务所武绍智高级律师和唐向前律师认为,“破门而入”进行“评估”,情节是比较恶劣的不依法行政滥用政府公权力的行为,组织40多人暴力强拆,如果不是政府的“违法行政”行为,就是严重的“涉黑”犯罪。而且,如果违法强拆与依法强制搬迁最终结果一个样,这样所有“理性”的行政机关,都可能选择违法强拆,所以政府依法行政是实施征地拆迁的必备原则。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